0371-6777 2727

通讯:核禁区内的大工地——走进福岛沾染土处

更新时间:2019-02-25

日本环境省有关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3月,除了占福岛县面积约2.3%的核“返乡艰难区域”(即目前的“核禁区”)外,福岛县其余处所的清理功课已基本实现,大量黑色垃圾袋暂放在田间地头。为了集中寄存污染土,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租借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核禁区内的大片土地,2015年3月开始建设一个计划存放期限为30年的污染土中期存放设施。

然而,对30年后将如何处理这些污染物,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都难以给出清楚答案。诚然日本环境省曾有盘算将合乎一定标准的污染土用于道路建设等公共事业,或者用于种植非食用作物等,然而社会抵触的声音较大,日本媒体认为污染土再利用的前景不明。( 新华社记者华义 )

隔着车窗,可以看到数名戴口罩的工人在此忙碌。据介绍,核辐射环境从业者的年辐射值上限为50毫希沃特,5年上限为100毫希沃特。平塚二朗称,这里的员工尚未有辐射超标的情况。他说,将福岛县内各地的污染土全部搬入该设施处理还需要大略3年时间。相关材料显示,截至去年10月底,该设施共运进来约155万破方米的污染土等。

2015年,日本政府、东京电力公司和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土地所有者卡脖子,签下30年合同租地存土,并承诺30年后在福岛县外选址最终处理这些污染土等。日本环境省曾于去年10月作出统计,将有约1400万立方米的污染土等被运到这里存放,全体名目费用约1.6万亿日元(1日元约合0.06元公民币),全部由东京电力公司包袱。

2011年3月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事变后,大批喷射性物质经由空气散布到福岛等地的森林、农田、城市中。为了清除地表核辐射污染物,让土地恢复到能够应用的水平,日本政府、福岛县和东京电力公司进行了长期的清算工作,将地表5厘米至10厘米深的污染土等“刮地皮”式地收集起来。

通往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公路两侧,沉积着无数大型黑色袋子,里面是福岛核事变后清理出的核辐射污染土(简称污染土)等放弃物——这是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面临的巨大挑战。把这些污染土堆放路边并不能一劳永逸,更多工作有待进行。

在该设施的信息中心,日本环境省福岛地方环境事务所官员平塚二朗进行了整体介绍,随后记者领取了头盔、手套跟口罩,乘车前往该设施的污染土接受、分选中央以及一个传染土填埋场参观。

随后咱们乘车来到了接收、分选中心。来自福岛全县各地、装有污染土的黑色袋子都被运送到这里预处理。贴有信息标签、重约1吨的黑色垃圾袋被逐一从卡车上吊起,经过破碎、筛选等程序,将袋内物品分为微小颗粒、较大颗粒以及可燃物等,辨别进行填埋或焚烧,最后存放到相应设施中,少量喷射性浓度超过10万贝克勒尔的焚烧灰渣也保存于废弃物存放设施中。

记者日前应邀参观了位于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的污染土中期存放设施——核禁区内占地约16平方公里的一处巨大工地,那里是接收跟处理沾染土的专用场所。

咱们首先来到一个污染土填埋场。站在护堤上望下去,可能看到始终有大货车运送倾倒玄色土壤,还有多少辆推土机和挖掘机在作业。据先容,这里能填埋约40万破方米处置后的污染土,底部铺设有隔水层,尽量防止雨水渗透至地下。

(责编:赵芮(实习生)、樊海旭)

应日本本国记者核心邀请,记者来到横跨双叶町和大熊町两地的这一宏大设施参观。固然说这里是核禁区,但并非无人区。据介绍,这里目前每天有约5000人在从事处理污染土的工作,是一个伟大的工地。

和之前在途径上看到的景象类似,沿途可以看到不少废弃民宅,还有一些施工车辆和人员等。记者携带的辐射检测仪显示,车内的辐射值最高为每小时2.547微希沃特,即如果不采取防护措施,一年的辐射值约22毫希沃特。比较之下,寰球平均人均自然辐射值约为2.4毫希沃特。